比特币趋势|比特币走势图2013
中國富硒食品網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網站首頁 公司介紹 新聞資訊 企業動態 產品展示 青島分部 硒阿阿膠 招商加盟 互動中心 聯系我們
關于我們
行業動態      
補硒心聲      
媒體報道      
企業動態      
健康資訊      
營銷資訊      
專家談硒      
客戶風采      
企業視頻      
  產品搜索  
富硒食品網站搜索
聯系我們

公司名稱:江蘇中農科食品工程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宿遷經濟技術開發區金陵南路100號

電  話: 86 0527- 81002677
傳  真: 86 0527- 81002677
移動電話: 86-18951595777  18761140777

QQ:2845180414  

網站:  http://www.okkt.icu

新聞資訊
  當前位置:本站首頁 > 新聞資訊 > 正文
與Larry Clark博士的訪談
Posterize Time:2016-12-21  Page Views: 1331 order

    一項臨床研究的結果顯示補充硒可以使癌癥的死亡率降低一半,無需任何特別含硒的食物,只需服用一粒藥片。并且,這種補硒劑在食品店里就能夠買到,而不必去專門的藥店和超市。此外,這是一項符合嚴格科學標準的人類臨床試驗,而不是在實驗室里進行的動物試驗或是流行病學研究。由于食物中硒的含量變化很大,所以攝入保護劑量的硒的唯一可靠的方法就是服用已知劑量的補硒劑,在臨床研究中采用的就是這種方法。

  沒有什么比看到這樣的研究結果更讓我感到興奮,盡管還有持反對意見的人。通過吃各種各樣有營養的食物和適當地服用一些營養補充劑我們可以使自己變得更加健康,讓身體和頭腦變得更加有活力。服用營養補充劑的重要性在與它可以使我們達到最佳的健康狀態,而不僅僅是一般標準上的健康。其他的多種因素也是健康的基礎,沒有這些因素也無健康可言,而營養補充劑能夠進一步減少自由基損害,提高免疫系統的功能,從而達到機體盡可能的健康水平。

  對于沒有更早地向大家介紹Clark博士的研究工作,我感到非常遺憾,一方面是因為該試驗本身對于每一個人健康的重要性,另一方面是因為我從1960年起一直從事有關硒的研究工作。在1995年圣誕之前我了解到一些非正式公布的初步的研究結果,當時我覺得這對于全世界來說,是一份很好的新年禮物。然而,較早地向公眾發布消息會影響研究結果被科學和醫學雜志所接受。這一研究結果是如此重要,有必要在權威的醫學雜志上發表,讓更多的醫生和媒體了解它。要讓醫學期刊接受一篇關于飲食補充的有益作用的論文,而又要避免媒體事先對此發表大量缺乏科學性的評論,是相當困難的。訪談是在1996年4月進行的,當時我們期待美國醫學會雜志會在7、8月間給予答復。然而,科學論文的審閱是一項精密的工作,需要審慎地進行。當Clark博士獲悉他的研究結果將發表在1997年1月的JAMA后,我們才決定向大家介紹該臨床研究的內容和一些背景情況。

  Larry C.Clark博士是亞利桑那大學癌癥中心流行病研究組主任,自從1983年以來,研究了大約1300名來自東部沿海地區居民的患癌的危險度。最近,Clark博士報道了他的研究小組開展的多中心癌癥預防試驗的結果,試驗在南卡、北卡、佐治亞、佛羅里達和康涅狄克等地的7家臨床中心進行,目的是研究補充硒對于癌癥預防的作用。為期10年的研究結果表明,補充硒能夠導致癌癥發病率和死亡率的顯著降低。

  Clark博士和他的合作者,來自康奈爾大學的營養學教授Gerald Combs,Jr.和統計學教授Bruce Turnbull選擇在上述這些地區進行試驗是因為當地土壤中硒的含量較低,并且其中的4個州在一年中具有較長時期的晴朗天氣,居民在享受戶外活動的同時也受到較多的陽光暴曬,因此也具有較高的皮膚癌發病率。大部分美國人居住地區的土壤中含硒量不足。美國人每天硒的攝入量為60至200微克,而東部平原地區和西北部太平洋沿岸地區的居民每天飲食中硒的含量為60至90微克。

  Passwater:恭喜您!您的臨床研究結果顯示補充硒能夠大大降低癌癥的危險性,真是一個激動人心的結果。Clark博士,在硒的抗癌作用研究方面,您已經不是新手了。我經常提到您的研究工作,并在1986年出版的“硒的新認識”一書和最近兩期的“癌癥預防和營養療法”中做了專門的介紹。是什么因素激起您對于癌癥研究,特別是硒的抗癌作用研究的興趣呢?

  Clark:是個人的經歷吧。我的繼父William Bat博士曾經是一家癌癥研究基金會的主任,他們進行了一些早期的有關飲食對于癌癥和長壽作用的研究,這給了我一個特別的觀點:飲食與癌癥之間有著聯系,在當時,這是很前衛的想法。

  我對硒產生興趣是因為我曾經在北卡進行一項研究,調查東南部地區癌癥死亡率同當地殺蟲劑使用之間的聯系。在研究中,我發現存在一種過量的癌癥死亡率。

  我們認為這種情況同一種我們稱之為“昆蟲應激”的原因和殺蟲劑用量的多少有關。我把繪制的圖給來自新西蘭的Andre M. van Rij博士看,他是一名訪問學者。當時,我們對砷很感興趣,覺得用它可以解釋東南部地區肺癌的高發病率,我們懷疑殺蟲劑中含有的砷能夠致癌。于是,在隨后的皮膚病病例控制試驗中,我們將注意力放在砷和維生素A上面。我們用類胡蘿卜素和硒進行試驗,按照Orville Levander博士的建議,它們可以作為砷的代謝拮抗劑。我們希望發現當土壤中的含硒量較高時,砷的吸收會降低,從而降低癌癥的發病率。

  試驗結果顯示硒與皮膚癌的發病率之間存在很強的劑量響應關系,而砷的含量很低,無法顯示是否與硒之間存在聯系。我在1981年年底結束了論文工作,該研究結果于1984年發表。

  Passwater:您是否發表過比較土壤中硒含量和癌癥發病率的地圖?

  Clark:是的,我們曾經在1992年的環境健康檔案中發表過。在那份地圖中,我們以縣為單位標明了癌癥的分布情況。康奈爾大學的Alloway博士負責土壤實驗室的工作,他根據從近3000份樣品中獲得的信息,在大幅的美國地圖上標明每一個縣土壤中硒的含量。然后我們將它同癌癥分布圖進行比較,發現低硒地區的癌癥死亡率高出約十個百分點,該結果與Gerhard Schrauzer博士等人先前報道相同。

  Passwater:Ray Shamberger博士也開展了類似的病因學研究,將20個地區的土壤和食物中硒的含量同癌癥的發病率進行比較。在我1980年寫的“硒:食物和藥物”一書中,并排列出了J.Kubota在1967年繪制的比較粗糙的美國土壤中硒含量圖和Gerhard Schrauzer博士在1959年繪制的各州的癌癥發病率圖,兩者看上去是有明顯聯系的,盡管數據吻合得不夠完美。

  在硒含量較低的地區,不僅癌癥發病率較高,心臟病和中風的發病率也比較高。

  Clark:我們使用了最詳細的地理資料,以縣為單位,而不是以州為單位,此外我們還使用了20年的癌癥資料。由于利用了盡可能多的信息和技術,我們能夠重復早期研究者的試驗結果,認為由于方法學方面的原因,先前的研究工作存在一些問題。

  Passwater:您當初的工作是研究土壤中砷的含量,然而象在其他的科學研究中那樣,您發現了一些別的更有趣的現象。雖然一開始沒有把硒作為一個直接變量來考慮,結果您卻發現硒的含量與癌癥發病率之間的相關性比任何預計的變量或變量間的組合要好。

  Clark:那時我正在設計第一項病例控制試驗,隨著對硒的研究的深入,我感到這可能是驗證假設的好方法。那時進行的都是病例控制試驗,你知道,通常癌癥病人體內硒的含量較低,并隨著病情的發展而變得更低。因此,你不能確定硒含量低是一部分病因呢,還是患癌的后果;你也無法確定自己觀察到的是真實存在的相關性呢,還是受到代謝的影響而表現出來的。這也是促使我們進行皮膚癌和硒的關系研究的原因,此后開展了一系列有關的cohort試驗。

  Passwater:我們的許多讀者可能不熟悉各種類型的試驗。流行病學研究不提供原因和結果,而只是指出參數間存在的相關性,如同雨傘跟雨天是有聯系的,但雨傘不是下雨的原因一樣。病例控制試驗是一種特殊類型的流行病學研究,它去除了描述性流行病學研究中的許多難以理解的變量。在病例控制試驗中,將一組患病者同一組健康者進行比較,通常后者與前者具有相同的年齡、性別、民族、生活方式和其他因素,這樣做可以避免這些因素干擾真正致病因素的發現。

  Cohort試驗是另一種類型的流行病學研究,它研究的對象是具有一個共同特征的人群或亞群,試驗中對于各類人群在一定時期內接觸或避開特定的致病因素進行比較。

  上述的這些研究方法都有不足之處,它們完全是觀測性的。臨床干涉試驗是唯一受到公認的可以用于“證實”某個營養劑或藥物對于疾病具有作用的試驗方法。臨床干涉試驗是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的試驗,如果服用安慰劑的對照組同服用活性物質的治療組之間存在發病率方面的較大差異的話,這不可能是偶然因素造成的。安慰劑是一種沒有作用的藥片,它在外觀上與真正的藥片相同,但只含有惰性成分。“雙盲”是指在試驗中自愿受試對象和研究者都不知道哪些對象服用的是安慰劑,哪些對象服用的是活性成分。只有一個同受試對象和試驗者均無直接關系的人,通常是一個藥劑師知道具體的情況。只有當實驗結束并且數據處理完畢后,才將密碼解開,讓研究者了解受試對象分別服用了什么。

  您在試驗中是按照這些要求來做的,對嗎?

  Clark:是的,我們進行的是一項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臨床干涉試驗,試驗中用的是營養劑量的硒,以富硒酵母的形式每天補充200微克的硒。安慰劑是相同劑量的啤酒酵母,在顏色和氣味上同前者相同。

  Passwater:那些持反對意見的飲食學家和醫生認為,你可以從一份合理搭配的食物中獲取所需要的全部營養。然而即使是缺硒的土壤,也能夠種植出可以食用的谷物、堅果、水果和蔬菜,但是含硒量較低,并可能導致食草類動物體內缺少硒,這通常會引起肌肉疾病、心臟疾病和癌癥,但由于它們的生命周期比較短,往往在疾病發現之前,已經被宰殺食用了。1973年4月27日的一則新聞報道稱,FDA宣布“動物飼料中硒的含量變化很大,取決于土壤中的硒含量”。

  前面,我們談到了Kubota博士在1967年繪制的硒元素分布圖,他發現美國超過80%的玉米種植區為低硒性土壤(少于0.1ppm)。1969年Oscar Olson博士證實了土壤中硒含量變化之大,從印第安那州土壤中0.01ppm的含量到南達科他州2.03ppm的含量,大約有200倍的差別,即使在一個小范圍內,玉米中的硒含量也有很大變化,在Gregory地區的樣品中硒含量為0.14至2.0ppm,而在Rushford地區的硒含量為0.02至0.29ppm,約70%的玉米含硒量低于0.05ppm,只有約3%的玉米含硒量超過0.15ppm。

  在中西部地區,小麥可能含有高達100ppm的硒,而華盛頓州出產的小麥,其硒含量可能低于0.1ppm,差別高達1000倍之多。

  在FDA的一次調查中發現,在5份合理搭配的食物中不含硒,試驗中采用了活化分析方法,該方法具有高度的靈敏度和準確度。1971年,Douglas Frost博士報道了在加工好的食物中缺乏硒。1973年,我報道了用熒光法分析幾種“電視餐”,結果未能檢測到硒的存在。一些研究者報道了在每天合理搭配的食物中,含有50至120微克的硒,Orville Levanter博士報道在一些地區,飲食中硒的含量為100至225微克。然而,問題在于即使吃相同的食物,飲食中硒的含量也變化很大。這跟碘的情況不同,生活在缺碘地區的人們可以通過飲食中加入碘鹽來攝取足夠量的碘,由于碘鹽的普遍性,即使在富碘地區,也很難找到不含碘的食鹽。

  食物的加工過程也會產生影響。雖然硒是一種礦物質,但在食物中常以有機硒化合物的形式存在,它們較易揮發,加熱、加工,烹飪過程都能降低食物中硒的含量。谷物在精制過程中可以損失50%至75%的硒,而烹飪可以使食物中硒含量降低45%。

  美國人平均的硒攝入量是不能滿足最佳健康的需要量的,此外,也不能保證在一份食物中一定含有平均量的硒,因為這一個值的變化范圍很大。我們清楚地知道在這個國家中的一些地區,土壤中硒的含量很低,這對于當地的居民形成了一種潛在的危險。

  Clark:這正是我們特別關心在什么地區開展研究的原因,它們正是那些通常缺硒的地方。

  Passwater:在您第一次公布信息的時候,可能很難獲得從事硒和癌癥關系研究的資助。您是否通過逐步的努力來獲得這些資金呢?

  Clark:最初開始這項研究工作時,我在NIEHS工作,NIEHS以一些規模較小的購貨合同的形式,資助了早期的工作。

  Passwater:我注意到了您在1966年4月做的FASEB摘要,題為“在1983至1993年間,用硒進行營養性癌癥預防隨機試驗”,您從1983年開始招募受試對象。以大量的動物試驗和流行病學研究資料為基礎,從觀測性試驗進入到臨床干涉試驗,對我們來說是合理的步驟,也許在一些研究者看來是跨出了很大的一步。

  Clark:我們先進行了病例控制試驗,接著在cohort試驗中,又對那些病人進行多年的隨訪,并觀察到了類似的聯系。到1983年,我們認為是著手準備臨床干涉試驗的時候了。

  Passwater:這是非常合理的。盡管存在大量的動物和流行病學研究的證據,但是醫學界中大部分人仍然不會接受任何有關營養補充劑能夠預防癌癥的觀點,除非能夠在一項臨床干涉試驗中得到證實。

  您在募集進行臨床研究的資金時,是否碰到什么困難?

  Clark:是的,我們碰到了許多問題。

  Passwater:似乎沒有一家機構愿意資助一項試驗,除非其結果能夠得到保證。

  Clark:要讓人們對大量的試驗數據感興趣是件困難的事。我驚奇地發現盡管有大量的試驗資料存在,我們卻是這個國家唯一從事這一方面臨床干涉試驗的研究者。

  Passwater:讓我們來談談試驗資料吧,它們有些是有關機理研究的,有些是有關動物試驗的,還有些是有關流行病研究的,現在由于您的工作,我們有了關于臨床干涉試驗的資料,符合臨床研究嚴格標準的隨機安慰劑對照雙盲試驗的資料。當有了初步試驗結果的時候,我想您一定去查閱了文獻資料,當時有什么給您留下深刻的印象,鼓勵您繼續您的研究工作。

  Clark:當我們開始臨床研究的時候,我們已經完成了兩項試驗:病例控制試驗和cohort試驗,結果都顯示了硒的有效作用。同時,在80年代,人們還進行了一些動物試驗。Walter Willett博士發表了HDFP研究的結果。因此,在我看來,那時的研究資料有力地支持硒具有預防癌癥的作用。同其他化合物或其他類型化合物相比,特別是類胡蘿卜素相比,硒的作用更明顯。

  Passwater:我記得在1983年7月的“柳葉刀”雜志上發表了Willett博士題為“診斷前血漿中硒含量與癌癥危險”的研究論文。在這項病例控制試驗中,血液樣品是在1973年從全美14個地區的4480名健康男性身上采集的,樣品被貯存起來供日后分析使用。在以后的5年中,該組人群中有111例癌癥發病,研究者取出貯存的這些人的血液樣品進行分析,并對另外210名同上述癌癥發病者具有相同的年齡、性別、民族和吸煙史的對象的血液樣品進行分析。分析中對12種營養因子和其他因素進行了比較,其中只有一項指標具有顯著差異:血漿中硒含量最低的五分之一的受試者的癌癥發病率是硒含量最高的受試者的兩倍。

  這項研究很有意義,我寫信給他,并表示Solar營養研究中心愿意資助進一步的研究。他拒絕了我們,之后他研究了護士指甲中硒的含量與乳腺癌發病率之間的關系。

  Clark:對于這項試驗結果很難進行解釋,最初的結果并未顯示硒具有預防癌癥的作用。

  Passwater:至少有兩個因素導致了結果的局限性。首先,護士們從飲食中攝取的硒的量的變化范圍很小,你很難發現在癌癥發病率方面具有很大的變化。并且飲食中的硒的實際含量也沒有被測定,由于食物中硒的含量隨其生長的土壤中硒含量的不同而變化,因此,從食物營養表格中計算出的硒的含量是沒有意義的。

  其次,指甲中的硒含量與體內谷胱甘肽過氧化物酶含量或其他含硒化合物含量之間的相關性比較差(0.4)。我們并不清楚是哪種或哪些含硒化合物具有防癌作用,是谷胱甘肽過氧化物酶、甲基硒或其他含硒化合物呢?或是它們與維生素E的組合?我們甚至不知道其中涉及到哪些機理。

  Clark:是的,在開始試驗時,我們希望盡可能地效仿流行病學研究,因此我們決定使用含有硒蛋氨酸和其他含硒有機化合物的富硒酵母,而不是一種純化的硒的單一形式。我們認為有機酵母更能代表人們在日常飲食中硒的攝入形式,而無機形式的硒不理想。

  Passwater:好像我們所有從事硒研究的人,研究預算都很緊。

  Clark:我們最初進行了一些探索性試驗,由一家公司提供價值價值15000美元的富硒酵母,接著美國癌癥研究院資助了我們四年的研究工作,這使我們能夠將研究規模擴大到3家臨床中心,此后美國癌癥協會資助了我們幾年,研究規模也就擴大到了7家臨床中心。在1987年以后,國立癌癥研究院開始資助這項試驗。

  Passwater:在您進行的臨床研究中,通過補充硒可以使受試人群癌癥死亡率降低多少?

  Clark:癌癥死亡率下降50%(p=0.002),總的死亡率下降17%(p=0.14)。

  Passwater:統計學表明這些試驗結果不是偶然因素造成的。醫學統計學家們認為如果由偶然因素產生的影響小于百分之五的話,結果是有意義的,在數學上用參數p來表示,當p值小于0.05時,結果是有統計學意義的。

  Clark:是的,p值很重要。

  Passwater:補充硒對于癌癥的發病率具有什么作用呢?

  Clark:總的癌癥發病率下降了37%(p=0.001)。此外,有3種癌癥的發病率明顯下降,肺癌的發病率下降了46%(p=0.04),前列腺癌的發病率下降了63%(p=0.002),結腸癌的發病率下降了38%(p=0.03)。

  Passwater:提一個關鍵的問題,硒是如何減少癌癥的發病率和死亡率的?有人認為既然癌癥的發病經過數十年的時間,那么也就需要通過數十年補充硒才能觀察到臨床上如此顯著的癌癥發病率和死亡率的下降。您在幾年的時間里,就觀察到癌癥發病率下降了40%,而癌癥死亡率下降了一半,您認為發生了什么呢?

  Clark:硒可能通過8到10種機理發生作用,每一種機理可能有各自不同的劑量-作用曲線,并且在不同的時間發生作用。除了抗氧化作用,我認為最可能的機理是誘導程序性死亡,我們的同事Mark Velson和他的一名研究生Claire Redman在這方面進行了一些組織培養試驗。在這些試驗中,他們發現硒促進了肺和結腸癌細胞的程序性死亡。我們打算在臨床試驗獲得的癌癥活組織檢查樣品中進行研究,希望能夠找到一些證據。對于我來說,這是目前最可能的解釋。但如你所知,臨床試驗的目的不是去研究機理,而只是提供經驗性的結果。

  Passwater:您是否建議人們去補充硒呢?您自己補充嗎?

  Clark:為了制定公共健康標準,你需要兩次試驗來驗證其預防作用,而目前只進行了一次。雖然我們還不能制定公共健康標準,但是我們認為一個有遠見的人在看了這項研究以及大量的動物試驗的報道后,很可能會馬上開始補充硒,而不是等到十年以后。

  Passwater:這一點使我感到很惱火。流行病學家們好象根本不懂得動物試驗,當把動物試驗結果給他們看時,他們會說,這是在大鼠或小鼠身上做的試驗,而不是人。他們好象也不知道1970年以前報道的試驗數據,那時還沒有計算機數據庫呢。

  Clark:我們做了一個綜述,至今已在25個模型上進行了100多次動物試驗,其中三分之二的研究顯示腫瘤發病率有明顯下降,有一半或三分之一的研究顯示腫瘤發病率下降超過50%,結果具有相當好的一致性。

  Passwater:這已經很不錯了,畢竟我們還不知道確切的機理和體內最佳的硒的形式。還需要進行許多研究工作,也許我們可以發現一種更加有效的硒的攝入形式。

  Clark:我認為這對于高危病人是有效的。通過每天補充200微克的硒,可以帶來巨大的公共健康的利益。這是一種安全而有效的方法,時間會證明我們結果的準確性。

  Passwater:我們已經提到過,食物營養表是沒有什么意義的,因為土壤中硒的含量存在差異。你可能在享用了一頓精心設計的、富含有機食品的大餐后,體內仍然缺硒,因為土壤中本身硒的含量較低。有機物不能反映硒的含量的高低,硒必須通過先進入土壤,在進入植物體內,動物如果不攝如富硒的食物,其體內硒的含量會比較低。化肥本身是不含硒的,除非有意添加了富硒的成分。

  Clark:我認為這是進行硒和癌癥流行病研究的一個困難的地方,除了極少數的情況外,我們不能通過有關飲食的調查問卷來確定人們硒的攝入量。我們必須進行生物學的研究,但我們不能確定是否針對一個正確的代謝系統進行了研究。

  Passwater:非常感謝。不僅為了您的研究工作,也為了您與我們分享結果。我已經等了這個結果25年了,如同我等了17年終于證實了自己在1976年發現的維生素E具有預防心臟疾病的作用,感覺好極了!



 
[ 關閉CLOSE ]   [ 打印PRINT ]    上一篇     下一篇
 
 
  公司簡介 資質認證 人才招聘 總裁致辭 企業榮譽 企業文化

版權所有 © 2013 宿遷中農科食品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0510251245號
客   服: 4000-110-989   傳  真:86-0527-81002677
網址:  http://www.okkt.icu

document.getElementById("bdshell_js").src = "http://bdimg.share.baidu.com/static/js/shell_v2.js?cdnversion=" + Math.ceil(new Date()/3600000);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hm.js?eeb40c791c35bfea602345c5766f5c26";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比特币趋势 极速赛车冠军精准计划软件 财神4肖一码 沃特福德 三公出千最简单的方法 欢乐斗地主不能邀请吗 动物狂欢压分必赢方法 足彩即时比分直播网 北京pk赛车开奖记录 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pk10北京pk拾大小计划 时时彩杀跨度技巧 天天基金网排名 欢乐生肖平台哪家好 二人麻将规则及番数 广东11选5稳赚计划 下载重庆时时